• 如何建設國內頂級的、世界水準的學術刊物

    編者按:學術期刊是知識傳播和學術交流的重要媒介,對于服務創新型國家建設、培育良好的科學文化具有重要作用。2019年,中國科協、中宣部、教育部、科技部聯合印發《關于深化改革 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的意見》,提出以“中國科技期刊卓越行動計劃”為統領,推動我國科技期刊改革發展。高校作為科學研究的前沿陣地,如何建設國內頂級的、世界水準的學術刊物,破除洋論文迷信?融媒體中心約請相關專家學者、機關干部撰稿進行筆談,希望對各單位深刻理解認識培育一流學術期刊的重要意義提供參考。

    培育一流學術期刊 打造一流成果匯聚陣地

    學術期刊是知識傳播和學術交流的重要媒介,對于服務創新型國家建設、培育良好的科學文化具有重要作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我國國內期刊曾刊發了結晶牛胰島素的全合成、水稻的雄性不孕性、高溫鐵基超導、青蒿素結構等重大學術成果。但近年來,隨著學術評價量化傾向日益突出,我國學者逐漸看重期刊的影響因子等外部評價指標,發表重大研究成果往往首選國際英文期刊。2019年,中國科協、中宣部、教育部、科技部聯合印發《關于深化改革 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的意見》,提出以“中國科技期刊卓越行動計劃”為統領,推動我國科技期刊改革發展。高校作為科學研究的前沿陣地,應當積極“筑巢引鳳”,打造具有國際影響力的一流期刊,努力破除“洋論文”迷信。

    一是聚焦重大前沿問題,激發學術期刊發展活力。建設學術期刊的專業性、系統性很強,應加強頂層設計,提升專業水平,優化制度流程,將科研成果的價值擺在期刊審稿用稿的第一位。著名的《科學》雜志,采用管理、編輯、市場營銷三分離的制度,由一流科學家組成的理事會而非編輯來決定期刊組稿的重點領域,再由編輯部組織實施,通過這種方式,增強了期刊對一流前沿問題的把握力。統計表明,1983—2012 年間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獲得者的里程碑論文有76篇發表于學術期刊上,而其中最負盛名的自然、科學、細胞、PNAS4個期刊就包攬了50篇,這和這些頂尖期刊瞄準世界范圍內的重大問題、牢牢把握人類社會共同關注的前沿問題、第一時間搶先報道重大研究成果的能力是分不開的。

    二是努力提升期刊質量聲譽,著力創新和打造品牌。質量和聲譽是期刊的立身之本。譬如,劍橋大學主辦的《英國營養雜志》(British Journal of Nutrition)對學科的被引貢獻度達到了17.9%,其成功得益于其獨特有效的辦刊手段:劍橋大學出版社對期刊內容實行多重評審,與權威專業協會合作提升期刊的學術水平和權威性。再如,牛津大學于2013年實現所有期刊開放獲取,加強對期刊的審稿,以提升期刊質量。通過這些嚴謹的辦刊方式及學術共同體的同行評審,使得期刊質量得到充分保障,形成強有力的期刊品牌。我國學術期刊應在把控稿源上下大功夫,創新內容生產和服務,著力打造精品,吸引多學科、多領域的優質稿源。

    三是抓住“雙一流”學科發展機遇,讓期刊與學科建設同頻共振??萍计诳蛯W科發展是相輔相成的。當高校的某一學科成為優勢學科時,該學科具備了相應的辦刊基礎和條件,就容易得到同類學科師生的認可; 反過來,如若該校創辦了良好的學術期刊,則可以提升其優勢學科在領域內的學術聲譽,擴大學科影響力。伴隨“雙一流”建設的啟動,高校學科迎來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期刊建設應與學科建設同步發展,打造好優質科研成果的承載平臺。我國高校應加快整合各方面學術力量,實現刊研融合,在促進學科繁榮和人才培養的同時帶動學術期刊的發展,在依托學科優勢的基礎上做強期刊,進而反哺學科建設。此外,學術期刊專業化、系列化已成為重要發展趨勢,如哈佛大學有《哈佛大學商業評論》《哈佛大學教育評論》《哈佛大學法律評論》等期刊,形成系列品牌。我國高校也可整合相關出版力量,打造響亮的系列化學術期刊,形成集團優勢。

    加快培育一流學術期刊,打造一流成果匯聚陣地,將會對我國高校建設學科、繁榮學術、傳播成果、培養人才具有重要推動作用。高校也有責任推動更多優秀研究成果扎根中國大地,肩負起時代賦予的光榮使命。(文/北京大學政策法規研究室)

    走出一條中國特色學術期刊發展之路

    新中國成立后,我國學術期刊經過70多年的發展,數量上已發展到了6000多種,并且學術水平逐步提高,形成了門類齊全、能充分滿足國內學術交流需要的學術期刊體系,對于推進學術研究、發展文化事業、服務經濟社會發展發揮了積極有效的作用。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國的學術工作在國際上的聲音還比較小,還處于有理說不出、說了傳不開的境地,這就是理論話語權和國際話語權“雙重失語”的問題。倘若我們沒有中國特色、世界一流,在國際上得到高度認可并廣泛傳播的學術期刊,就無法打破西方的學術話語主導權,也無法有效地塑造中國形象、提升國家文化軟實力。

    如何提高我國學術期刊的學術水平,走出一條中國特色學術期刊發展之路?目前有一種觀點是推出英文刊,認為學術期刊想要提高水平就要走國際化道路,而英語作為國際通用語言,是必然的選擇。然而,筆者認為,不能過度倚重英文期刊的發展,而忽視了中文期刊。2018年11月中央審議通過的《關于深化改革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的意見》提出要“加強中文高端學術期刊及論文國際推廣,不斷提升全球影響力。通過專業化建設,全面提升中文科技期刊對經濟社會發展的服務能力”。事實上,只要發表內容屬于國際首創,中文期刊也同樣能實現國際化——屠呦呦獲得諾貝爾獎的一篇核心文獻就是1981年發表在《藥學學報》的中文文獻;日本諾貝爾獎獲得者的主要文獻也大多發表在日文期刊上。由此可見,國際學術界對待學術創新成果并沒有國別的限制,更沒有語言的歧視。只要是在學術期刊上發表的創新性成果,無論來自哪個國家和何種語言,都一樣享有首發權。更不用說在當下我國科研發展速度快產出多、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科研產出國和世界關注的焦點的大背景下,我們應當比以往更有自信將學術創新成果以中文載體的形式在中國學術期刊上發表出來。

    中國學術期刊的發展,不僅關乎我國學術研究的水平,對于我國在國際學術界地位和國際形象的提升也有著重要作用。當前,我國學術期刊還存在著功能異化、審核和評價機制不完善、高水平論文流入“外國田”等現象,嚴重制約著我國學術期刊的健康發展。進一步做好期刊戰略定位,抓好頂層設計,加大政策支持力度,有針對性地破解難題,還需要政府和社會各界通力合作并為之付出不懈努力。(文/北京大學社會科學部副部長、副研究員 王周誼)

    培育世界一流的學術刊物要分三步走

    在閱讀了2020年教育部與科技部聯合印發的《關于規范高等學校SCI論文相關指標使用樹立正確評價導向的若干意見》通知以及北大出臺的一系列相關舉措后,我衷心地贊嘆國家和北大破除學術界論文“SCI至上”歪風的決心和改革,但卻隨即陷入另一個思考:不以寫“洋論文”和發“洋期刊”為目標,意味著學者要將成果投稿在國內期刊上,那么撰寫風格和期刊選擇將會是學者首要面臨的問題。比如,研究成果是否符合相關期刊的選稿目標,是否能作為相關期刊讀者的借鑒,期刊是否能得到廣大同行專家的認可,等等。解決這些疑惑才能真正將知識、技術和人才留在我國。因此,建設高水準學術刊物是現階段最主要的任務,我建議以“學術期刊建設三步走”的方式進行。

    構建符合國家發展目標的學術刊物評估體系。

    通過文獻發表、作者合著和文獻間的引用關系衡量學術期刊影響力的SCI/SSCI指標等是文獻計量學的產物。這些指標本身沒有錯誤,也相對公正。然而,一些人為因素使得這類指標被濫用化和神圣化,因此有目的、有策略的引導顯得尤為重要。因此,中國高水平學術期刊的建設需要正確的評估體系,促使學術朝向健康、科學和有序的方向發展。我建議將國家發展規劃與學術期刊發展目標進行有機結合,并依據不同學科領域的需要構建所屬專業的期刊評價體系。

    建設以科研人員為中心的辦刊運行機制與專業團隊。

    現有世界知名高水平期刊多以科研人員為中心,提供豐富的學術知識、高價值的參考信息和能實現的技術方法﹐讓科研人員可以復現、利用和轉化成新知識與新應用。這有利于遏止“學術垃圾”的產生,讓期刊形成所屬領域的旗幟。因此,辦刊除了需要專業素質和水平的工作人員,還需要了解科研人員知識學習的需要、獲取信息的偏好、閱讀文章的習慣、研究應用的缺口等。為此,期刊應有良好的運行機制,并依靠數字化、數據化和知識化的手段來服務科研人員。

    期刊須突出“專業、開放、嚴謹、包容”的選錄原則。

    學術研究人員經常深入鉆研特定領域,因此很多學術領域往往具有排他性和封閉性,從而阻礙學科的進一步發展。不過,這種人為因素并非某特定專業或國家特有的問題。這種阻礙學科發展最明顯的體現就是學術期刊選錄,它使得期刊內部缺乏較好的多樣性和開放性。同時,有研究表明多數諾獎獲得者在獲獎后的論文發表往往得到高被引和高關注,但與得獎前的研究成果相比則缺乏原創性。然而,這些論文的出版與同行評議時某些“專家”缺乏自信以專業嚴謹的態度去審視是分不開的。因此,期刊應當破除學科、地理、出身,“帽子”,職稱等問題,采用“專業、開放、嚴謹、包容”的選錄原則讓期刊更有思辨性、創造性和多樣性。

    總結來說,建設國內高水準的學術刊物是轉動國內學術健康發展的發動機,通過“學術刊物建設三步走”來消除“卡脖子”的境況以實現“技術強國”的目標。(文/北京大學信息管理系黨委書記、主任 張久珍教授)

    轉載本網文章請注明出處

    鼎盛国际